爱的神话歌曲_原版,孙楠韩红《美丽的神话》

爱的神话歌曲_原版,孙楠韩红《美丽的神话》

爱情神话》观后 | 我们忘记了去生活

文/王继续

有一部电影在我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翻出来看一看,这部电影就是《爱情神话》,也是我认为的这两年里最好的一部国产电影。

当然,它的纯沪语对白增色不少。

与其说它满足了我对上海这个大都市的生活想象,毋宁说是满足了我对未来生活的期盼。无疾病缠身的老母,无令人堪忧的逆子;有的是三两老友,几点爱好,两许惆怅,一丝情愫;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可谓惬意。

在这万事万物皆卷的时代,一分惬意可以说是相当的奢侈了。它比放松更进一步,相较悠闲又多了一份满足,绝不是退休就一定能达到的境界。

要知道像电影中老白那种靠收租就能活得滋润的上海土著“老克勒”是很容易闲出病来的。比如《心居》中同样是靠收租过活的暴发户,张颂文饰演的展翔,就是闲出来的痴情病,开了个养老院后才找到生活的重心。

生活这东西就是这样,它得像一首诗,写得太直白,了无生趣。

读它还得要有足够的仪式感。就像影片中说出“男人的问题是想得太少,女人的问题是想得太多”这样通透的话的修鞋小皮匠,尽管勘破生活真相,闲来也要喝上一杯手磨咖啡。

小宝在《老上海的智慧》中说,妥协是老上海的智慧。那看来,精致,则是新上海的风格。

但与其说是精致,更应该说是“经营”。

同样是小宝,在另一篇叫《上海女人的身与心》中讲,她们(上海女人)是天生的生活行动派,用行动改变生活。她们的信念是,什么样的日子都要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要过好。她们生活中最重要的动词是“经营”,经营生意,经营感情,经营婚姻,经营家庭。“经营”不是“献身”,经营失败只是失败,可以重新开始,可以调换选项。

“什么样的日子都要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要过好”,这看似大道理,却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能习得的生活哲学。农村就不用说了,城里人的996,早已把生活最起码的一点仪式感荡涤得一丝不剩。

别说看一场《人类要是没有爱情就好了》这样的话剧了,就是几个好友过个周末聚个餐也是万分难得。

会生活才是生活的艺术。《爱情神话》让我看到了会生活的上海人。

抛开东方明珠地标性的视觉印象,由人构成的上海画卷,在我这是几个上海派“顽主”,我是透过他们的文字感受他们的生活,进而仿似窥见上海人的生活。所以,每次在看《爱情神话》的时候,我脑海中都浮现这几个名字:小宝(何平)、沈宏非、毛尖。像是平日里阅读的他们的文字此时有了具象的呈现。

饭桌上,宝爷那八扬声器六摄像头七七四十九G,外加三百六十五天待机的山寨手机响起,众人发笑,宝爷谦逊说,支持乡镇企业,共渡金融危机。同席的时尚美女主编抢过手机,爱不释手,久久抚摸这“魔拖骡拉”,发嗲要宝爷和山寨机一起上年底封面。

话题转到山寨版,沈爷总结山寨才是生活的真谛,表示昨天去一菜馆,老板自我介绍说叫蔡澜,墙上还有真蔡澜和真沈爷的合影。饭店老板前来,沈爷拿出倪匡名片,老板大呼久仰,多送了一碟水果。大家合计搞一个活色生香矛盾奖,宝爷自愿当奖品,他渴望由孙甘露把自己颁给迈克,然后瞥见陈子善,管他叫张艺谋,说,不等小巩了。搞得服务员可劲的跟陈子善抛媚眼。

以上被席间的毛尖记录下来,写成文章《为人民服务》和《生活的真谛》编入了她那本《这些年》。

这些年,像《爱情神话》这种市井生活的电影越老越少了。我们每天忙碌,忙着生忙着死,就是忘记了要去生活。

关上灯,放下一天的疲惫,打开一听啤酒,投屏这部沪语电影,简直不要太灵哦。

爱的神话歌曲_原版,孙楠韩红《美丽的神话》


这是水淼·WordPres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发布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3-03-31 08:31:46)

原创文章,作者:投稿用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quming.com/10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