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公公把房产赠给继子!丈夫他的生与死,从此与我们无关

今晚,沈心刚和公公通完电话,丈夫周望就下班回来了。

看到他,她立即把与公公的通话内容告诉他。

“老公,方才你爸来电话,说他生病了,现在住在医院里头呢。”

周望抬眸瞅了一眼妻子,淡淡地应了一声“哦”,表示他知道了。随后,他就拿着公文包,走进书房,没再说别的。

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他从来都是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冷淡的模样来。他既不会问父亲生的是什么病,也不会问他的病情严不严重,会不会危害到生命。

他所表现出来的,就是:

父亲的生死,与我无关,你无需告诉我!

他恨他父亲,这事情从沈心嫁入周家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了。

三年前,沈心与周望结婚,在一家酒店举办婚礼,邀请了许多亲朋好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可是,她公公——周云生,作为周望的父亲,却未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婚礼决定要举办的时候,周望还亲自给父亲打去电话,邀请他出席婚礼。

“爸,我要结婚了,想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见证我与沈心的幸福!”

可是周云生不但不肯答应前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反而在电话里头没好气地跟儿子说:

“你结婚娶老婆,关我什么事情呢?你休想指望我给你拿一分钱,给你娶老婆办婚礼。”

听父亲这么一说,周望愕然又震惊,更多的是痛苦与悲伤。

他十岁那一年,他的母亲与父亲大吵了一顿,原因是母亲的初恋回来了,她要跟周云生离婚。

周云生死活不肯答应,对妻子大骂一顿。可痛骂过后,妻子依旧没能改变要与他离婚的决定。

他就来软的,跪地抱着妻子的大腿,哭着恳求她。

“白洁,只要你不跟那个男人走,以后不管你想要什么、说什么,我都全依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白洁看着丈夫这副窝囊废的模样,心里对他更厌恶、更瞧不起了。

“周云生,你这样子低三下贱地来求我,只会让我恶心,更嫌恶你。”

她明了地告诉丈夫:

“以前嫁给你,是因为你待我太好了,我错把感激认为了爱情。现在我的初恋情人回来了,我的心头猛烈地为他跳动着。我才发现,我一直对你的只有感谢之情,毫无爱情。”

白洁说完,抬脚把周云生踹到地上,回房间收拾东西,再来到儿子的房间,嘱咐他一句:

“妈要走了,以后你得好好地吃饭、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之后,父母就离婚了,周望成了离异家庭的小孩!

可妻子离去没几天,周云生像是发疯了一样,又想疯狂地去报复前妻。

他立马到外面找了一个女人回来,跟他结婚!

那个女人叫杨小兰。

她也离异了,还带着一个八岁的儿子。

他们母子进入周家之后,周云生看周望愈加不顺眼了,心里像是着魔了一样。每次他看到周望那一张长得与白洁相似的脸,他怒上心头,不是骂他,就是打他。

周云生觉得,儿子长得像白洁,不管自己对他有多么的好,以后等他长大了,有能力挣钱养活自己了,他就不要自己这个老子了。

想到这个,周云生为了防患于未然,立马下了个行动:

把周望送回了他在老家农村的父母带,让周望跟着爷爷奶奶一块生活!

周云生把儿子丢给父母带之后,便不再管他了,安心地跟着现任妻子以及他的继子一块生活着。

他的继子叫杨宏,是一个嘴巴特别甜,特会看人脸色的小男孩。

杨宏时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告诉周云生。

“爸,你放心好了。以后等我长大了,哥哥不管你,不给你养老,我给你养老,挣钱给你花。”

周云生听着,乐得合不拢嘴,对继子视为己出,把他当作亲儿子养,什么好吃好用的,全部就着他……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

前阵子,周望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爷爷奶奶,从他们那儿听说:

周云生把他在城里的那一套价值一百多万的房子,直接过户到杨宏的名下,就是为了帮杨宏娶老婆。

听到这儿,周望心里更算更痛了。

当初,他娶沈心的时候,他邀请周云生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父亲不但不来,还忧心他会让他出钱给他娶老婆,办婚礼。

亲儿子都不如继子,这说起来可真够讽刺的!

父亲一次次地把他们的父子之情推向了悬崖深渊,周望对他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与期盼,心里也早就暗暗决定了:

以后关乎周云生的死活,他一概不去管,不去问,也不用去搭理!

他把房子给谁了,就让谁去给他养老送终!

而此时,沈心跟在丈夫的后头,望着他瘦高又落寞的背影,心疼得鼻子犯了酸。她清楚他痛苦悲伤的童年,是个没爸妈疼爱的孩子。

可方才,她的公公在电话里头,哭得稀里哗啦地告诉她:

“沈心啊,我脑袋里长了个东西,现在住在医院里头,明天得要做个脑部手术。你看,你能不能过来伺候我几天。”

沈心听到这个,瞬间有些为难。

并不是她不乐意去照顾公公,而是她跟他一点都不相熟。她跟周望谈恋爱与结婚,在一块已经整整五年了。

这五年时间里,她总共就见过周云生一次面,说话也没上十句。现在让她一个女人跑去医院照顾一个老头子,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再说了,她丈夫与周云生的关系一直恶劣,像是仇人一样。

所以,她就在电话里告诉周云生:

“爸,这个事情,我得跟周望商量一下。晚点给你答复。”

此时,沈心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为难地把周云生的事情告诉了周望。

“老公,你爸方才在电话里告诉我。他说,自从他把房子过户给杨宏之后,杨宏与杨小兰待他的态度一天比一天恶劣了,恶劣到要将他扫地出门。现在他一个人在医院,身上没几个钱了,也没人照看他,给买饭送水的。”

周望扭头望着妻子,眼珠子转了转,接着目光浮现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神色来。

“哼,这不是周云生自找的嘛?小时候,他对我没尽到抚养义务,把我扔回给爷爷奶奶带,过年过节的对我不闻不问的。现在他老了病了,还指望我与我的老婆去伺候他,他脸怎么就这么大呢?”

“你别搭理他,他的百万房子给了谁,就让谁去伺候他吧。”

“可是…….”沈心还是有点于心不忍,想继续开口劝说着丈夫。

周望抬手示意她别再说了,哀叹一声。

“他把我母亲跟人跑了的过错,一一报复在我的身上。这些年,他对我一点愧疚与歉意都没有。现在老了病了,方才想起我的来,是不是太晚了?”

“罢了,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周望说到这儿,冷漠地再补充了一句:

“我的父母亲,早就‘死’了,我只有爷爷奶奶还有你。”

话说完,他把妻子搂到怀里。

“以后我们关门过自己的日子,不用再理会他!”

沈心点了点头,答应了:

“好!”

后来,周云生死在了手术台上,没能下来!

当医院打电话给周望,让他去处理周云生的后事时,周望直接冷言拒绝了。

“你们给杨宏打电话吧,他才是周云生的‘亲儿子’!”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撂了………

完结,谢谢!

原创文章,作者:投稿用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quming.com/6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