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当我敲下这些文字时,人还在病床上,挂着止痛泵、尿管和引流管,脖子扎着深静脉穿刺针打各种点滴,手背一根静脉留置针备用,跟隔壁床的妹妹比谁的引流液更红,是像草莓汁还是像西瓜汁……

这次看诊本来只是为了处理逐年增长的肾囊肿”——10年间从3厘米长到近10厘米。我小题大做地挂了个教授号,开了CT单,第二天还屁颠屁颠地跑去团建,在台球比赛上进了两个关键球,简直人生巅峰。

没想到后面的事情如此峰回路转,我还成为教授每天巡房的案例。除了投稿果壳病人,我应该还有机会出现在学术论文上吧?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这么年轻,囊肿这么大,不简单”

周四看门诊,我把几个月前在外院做的B超单递给教授,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就说,这么年轻,囊肿这么大,不简单,先做个增强CT三维重建,排除XX病、XXX病……好吧,CT做就做呗,反正我平常活蹦乱跳,能有啥问题。看罢即开单交钱走人,晚上我还加班搬家,把办公室搬到楼上去。周五顺利出发团建,我们开开心心玩了两天。

周六晚上刚团建完回到家,饭还没吃,我就接到办住院的电话。我说CT还没做呢,这进度条有点快吧,工作还没交接,这么多项目进度怎么搞?那头医生说,等周一你做完CT就没床位了。好吧,听医生的,我刚好旅游回来,行李还没拆,出门做个核酸,顺便跑了半小时有氧,第二天就上医院去了。

周日办入院手续,有医生和护士做病史采集,我内心暗自感慨——我可太健康了,没有任何不适,没有尿血尿频、尿急,规律锻炼,吃喝拉撒全都标准正常。办完住院手续正式入住就不让再出病区了,我也“早有预谋”地把电脑和电源都带上,把前一周剩下的工作完成发出,近期项目进度整理发老板,本周要推进的项目工作列备忘给同事。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社畜的住院日常丨作者供图

和我同病房的是三个女孩子,她们说送走了扯嗓子打呼噜的大叔父子迎来一个女孩子太开心了,我们还共享了前任病人留下未用完的护理垫、棉签、吸管等各种一次性用品,次日还一起排队做检查,互相帮忙拿号、取报告,趁着出病区做检查的机会下单外卖一起吃。

周日晚餐18点就解决了,晚上护士通知次日早上要抽血,23点后不能吃喝,周一11点做CT,做之前也不能吃东西,CT排队到下午14点才轮到我,做完回病房快16点才吃上东西,我就这么给禁食了22个小时,此时体重已经少了1公斤。至于等待做CT期间的各种人山人海和不堪回首就按下不表了。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CT结果没出就可以定手术吗?!

刚做完CT回病房,我就被通知下午五点术前谈话。可是CT刚做完,结果还没出呢,明天就手术,这进度条太快了吧。医生介绍说手术方案拟选腹腔镜下囊肿去顶术,简单来说就是把泡泡剪掉一些,里面液体流掉就好,备选方案之一是囊肿切除(就是泡泡连皮带水去掉,含部分肾切除后再缝合),另一个备选是开刀,听得我左腰隐隐作痛。但反正备选嘛,备胎总是要有的,而且医生还说尽管肾脏被挤压得厉害,但是目前肾组织和肾功能完好,没有受损,我可真厉害!

晚上七八点教授突然来喊我去办公室,说我情况复杂,指着CT图像给我说了半天,大概意思是“囊肿”和肾盂结构长在一起,有三角形、有凸起,好像还有小憩室,不是单纯囊肿,怀疑重复肾盂、重复肾、囊性肿瘤、肾盏扩张或者其他情况,为免后患,整个“囊”要全部切掉、部分肾切除,不过他还要再和放射科教授讨论沟通,报告还没出。这回可是听得我头皮发麻,什么鬼,我这切猪腰子来了!?明天不能手术吧?方案还没定呢?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双肾CT报告丨作者供图

周二,隔壁床妹妹7点就被拉走,我和3号床姐姐唠嗑着我们俩谁先,8点多医生风风火火跑过来,说你要用备选方案、叫家属来!好家伙,我爸刚花一个小时颠到办公室,又要花一个多小时颠来医院,但正好可以推迟我的手术时间?

10点钟我爸到了,我却找不到教授和医生,可能做手术去了。我跟3号床姐姐说,我这方案还没定呢,肯定不是第二个,不然耽误你们的手术时间。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手术方案还没讲呢,

我怎么就被带到了手术室!

11点左右,在我百无聊赖之际,突然进来几个护士,围到我床边说“1号床准备去手术室”,我当场吓得在床上跳起来问:“为什么是我!我手术方案还没定呢!”但还是不由分说地被带下去了,我爸和表姐已经在手术室门口候着。

我跟接手术病人的阿姨说“教授还没和我家属讲方案呢”,阿姨说“手机眼镜给家属,戴帽子换拖鞋去坐着”。过一会儿一个穿连体衣的男生出来拿一叠纸要我签名,我又说“教授还没和我家属讲方案呢”,男生说“我是麻醉医生,这是麻醉风险告知书”。又过了一会儿,医生终于出来,和我们说了启用备选方案和原因(就是昨晚教授讲的意思,后来看CT报告时间是周一晚上9点半,应该是主管教授和放射科教授讨论完才出的结果,教授们真的呕心沥血、尽心尽责)。

我和我爸签字,嘱咐表姐给远方队友转达方案,也只能这么坦然接受。我进去在手术台躺下,护士给我扎针,我一边拉着护士姐姐的手哼唧“呜呜呜,我好怕”,一边被扣上呼吸面罩,听指挥“吸——再吸”,一吸凉凉的,二吸温温的,三吸热热的,然后瞬间睡着,灵魂出窍,任人鱼肉。

手术前后估计三个多小时,等我被推出手术室,表姐拉我手说“没事了啊,很顺利啊”,我担惊受怕的心才终于落地。

回病房我浑身各种贴片、管子,有个机器放在床头实时监测(可惜忘了拍照,据说很贵)。晚上教授巡房,看了看机器,跟我说“很好啊,动一动”。噢,是的,我已经在动了,这几年的训练可不是吃素的,我可以右边骨盆轻微抬起,加上沉肩、肩关节稍外旋并肩胛骨压向床,把整个后背平行抬离床面,背后通通风,而且腰部不用力,还可以左右挪动,而且我还放屁了,我太棒了!

等我回过神给各路亲朋好友报平安的时候,闺蜜吴医生发了个图说,我回复她的时候,她刚好绣好“平安”二字,问我是不是天意?当即我就红了眼……我可得一直好好的,不能让爱我的人担心牵挂。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闺蜜吴医生的绣品丨作者供图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这个病例,很特殊、很复杂

手术次日早上,教授带着五个医生(实习医生?博士生?)来巡房,五个人站成一排,抱手低头,像罚站一样,听取教授语重心长的训诫:

这个病例,很特殊、很复杂,如果按单纯囊肿来做,就要出大事了,很麻烦、很麻烦,我们这个是第二台这样做的!(什么?)

这么年轻,囊肿这么大,第一时间就必须警惕起来!必须结合影像学,不能盲目地就做去顶,万一跟肾盏相连,你一去顶,就漏尿了!我在汕头见过一例,漏尿漏的满肚子,全部器官各种黏连,乱七八糟,那个就麻烦了!没得搞了!

你们一定要认真看,要和放射科多交流、多讨论,要查文献,要开动脑子想,遇到这种情况,查了发现别人没写过,就可以出成果了,你就是第一个了!我们以前做研究,不像你们现在这么方便,没有网络,跟国外不通、没交流,什么都是图书馆查……你们现在条件比我们好太多,遇到新的情况一定要用心研究,要写作,这样才能学到新东西、新技术,用心才能出成果……

教授随后还讲了一些他在学术上的观点,大概就是我这种情况到底是什么、怎么分类、怎么区分,学术上还没有统一标准,他的观点学术界还没有人提出,要深入研究,要出成果。

后来几次巡房,教授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这番告诫,可以感受到教授对手下交不出论文的忧心忡忡,也感受到医疗界对我这种情况的研究空缺,我真的万分庆幸可以遇到火眼金睛的教授,希望预后顺利,并且医生博士生们可以快点出成果,咱也算是给科研做了点贡献。

我术后躺平了三四天,周日便被通知出院。虽然出院回家很爽,但此后还经历了撕胶布的撕心裂肺、痛不欲生(贴太久没换药、黏太紧、皮肤过敏),没拆线前看到伤口被缝成肉虫的痛心疾首、夜不能寐,拆线没两天肉虫变平了的虚惊一场等等的生理、心理大战。

而且我还信心满满地出院次日便居家办公,伤口拆线后便回单位上班开会,对,什么都阻挠不了我要工作的蠢蠢欲动的心。然而我被现实狠狠打脸,体能只够支撑我坐一会儿、躺一会儿,是人体工学椅都拯救不了的“残废”,在家走路还得注意“防跌倒”,颤颤巍巍、如履薄冰,动作缓慢堪比树懒,左腰内内外外时不时地传来明的暗的痛感。果然医嘱是有科学道理的,不得不服,休息一个月,恢复三个月,暂时不能上强度训炼;但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什么盆底、呼吸、弯举,不都是信手便可拈来的训练么?

后来“囊皮”的病理结果出来,证实了两名教授的预判和诊断,确实是肾盏憩室,“泡泡”不是囊肿,是扩张的肾盏。

经历这一切,我恍恍惚惚,一夜间从常规的简单手术变成少见,甚至无定论、原因不明的病例,毫无准备被推上手术台,也不知道我那个随叫随到的爸爸的老心脏受不受得了。妈妈帮我带着儿子,天天被气“吐血”,队友、弟弟、表姐伉俪们、小闺蜜、好同事、好教练每天换着人轮流来问候关怀我。造物主之手把我的肾捏畸形了,但被这样深深厚厚地爱着的感觉、以及主动锻炼塑造的健康体魄,给了我充足的力量和能力去面对这一切的不确定和不幸。

现代人对自己的体检报告一定要多加重视,这个“囊肿”发现已经十年有余,尽管不大,但每次复查都有增长,又刚好我近两三年没有体检,一下长到快10厘米才来处理,结果还不是个单纯囊肿。万幸我遇到了负责任又有水平的教授,给妥善处理了,不然很难想象后果如何可怕。

医生点评

米洋 | 山西白求恩医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

本文作者的疾病表现为进行增大的肾脏囊性占位,最终通过完善增强CT检查明确诊断为肾盏憩室,作者接受肾部分切除术后得以痊愈。

人体的肾脏是机体内最重要的过滤器,肾脏通过每天不断地过滤人体内循环的血液,以尿液的形式将血液中的废物排泄出体外。肾脏内部的结构好比我们家庭的房屋,由外向内,房屋的墙体称为肾实质,房屋内部客厅的空间最大叫做肾盂,与肾盂相连通的各个小房间叫做肾盏。

血液经肾动脉首先会流入肾脏皮质,每侧肾脏皮质内有着超过一百万个被称为“肾单位”的微小滤过单位,血液经过肾单位的过滤由肾脏皮质分泌进入肾盏,汇集后进入肾盂,由肾盂经输尿管排至膀胱,最后经尿道排出体外。

当肾盏与肾盂连接的出口受阻,尿液排出不畅时,尿液在肾盏中积聚,肾盏空间被动扩张,随着病程时间延长肾脏会呈现囊性占位病变,被称为肾盏憩室。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肾脏解剖图 | 《系统解剖学(8年制第3版)》

而大家所熟知的“肾囊肿”在医学上被称为单纯性肾囊肿,其病因是肾实质本身发生病变形成的囊性病灶。

鉴别肾囊肿与肾盏憩室的最有效方法是泌尿系增强CT扫描或静脉肾盂造影检查。泌尿系增强CT扫描是向体内注射静脉造影剂后,通过观察造影剂随血液进入肾脏并最终由肾脏滤除后随尿液排出的过程,是判断肾脏和尿路系统疾患的检查。单纯性肾囊肿是肾脏本身的病变,增强CT所注射的造影剂并不会进入囊肿内,而肾盏憩室是因为肾盏尿液排出不畅,造影剂会明显积聚于扩张的肾盏。

肾盏憩室的发病率约0.6%,常见病因有肾盏结石堵塞、先天性肾盏憩室等。肾盏憩室在早期病变体积往往不大,对人体没有什么影响,但随着疾病进展肾盏憩室增大会对肾脏产生压迫进而影响肾功能。

肾盏憩室的治疗关键在于解除肾盏梗阻因素及尽可能恢复肾盏正常大小结构。外科手术是治疗肾盏憩室的唯一有效手段对于肾盏憩室合并结石的患者可采用肾盂输尿管软镜碎石取石术、经皮肾穿刺碎石取石术、腹腔镜下肾部分切除术等。文中作者是先天性肾盏憩室,憩室体积进行性增大,肾盏憩室与肾盂相通,所以需要行腹腔镜下肾部分切除术,完整切除肾盏憩室并将肾盂缺口和肾实质严密缝合,如果切除不彻底会导致肾盏憩室复发,缝合不严密会导致肾盂内尿液外渗引发感染等。

肾盏憩室在泌尿系统疾病中虽然不是罕见病,但是肾盏憩室与单纯肾囊肿在某些情况下通过常规体检往往难以鉴别。如果通过规律的年度体检发现肾脏囊性病灶进行性增大,一定要及时到正规医院泌尿外科门诊专科就诊,特别是肾盏憩室对肾脏产生压迫或合并有肾盏结石时,及时的微创外科治疗会有很好的治疗效果。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疾病康复的关键,切不可因掉以轻心或惧怕手术而延误诊治。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小wingwing

编辑:阿令、代天医

题图来源:inline

教授在我床头训诫医生假如昨天当成囊肿开刀,就要出大事了

这里是果壳病人,专注讲述健康故事。

如果你有得病、看病的体验要分享,或者想讲讲自己经历的健康相关趣事,欢迎投稿至health@guokr.com,合作请邮件fang.huang@guokr.com或后台留言

原创文章,作者:投稿用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quming.com/7120.html